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操作

史玉柱

来自站长百科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巨人网络CEO:史玉柱

史玉柱,男;安徽省怀远县人;1962年1月出生;浙江大学数学系本科毕业、深圳大学软件科学系(数学系)研究生毕业;现为“巨人网络CEO”;喜欢研究毛主席

目录

史玉柱名言书籍

  • 赚有钱人的钱,而对消费能力低的玩家实行免费
  • 因为我并没有蔑视规则,我是自己琢磨规则、创造规则
  • 一个企业老总一定要以平等的眼光看待他的员工,这是我在失败后总结出来的。我在内心深处尊重他们
  • 书籍代表作品:《成功企业之道》、《哈佛营销法则与实例》、《管理思想探源》

史玉柱简介

史玉柱是中国早期出色的电脑程序员之一。上世纪90年代,史玉柱自己开发的巨人汉卡系列曾占据国内市场份额第一。史玉柱2004年重返IT业,自主研发运营的首款网络游戏《征途》获得巨大成功。今年10月,史玉柱旗下公司“征途网络”更名为“巨人网络”。

从巨人汉卡到巨人大厦,从脑白金到黄金搭档,史玉柱是具有传奇色彩的创业者之一。从创业青年,到全国排名第八的亿万富豪,再到负债两个多亿的“全国最穷的人”,再到身家数十亿的资本家,2001年,史玉柱当选“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史玉柱创办的“巨人网络”
  • 1962年9月生(处女座),安徽怀远人。
  • 1984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数学系,分配至安徽省统计局。
  • 1989年1月,毕业于深圳大学研究生院,为软科学硕士。随即下海创业。
  • 1989年夏,史玉柱自认自己开发的M-6401桌面文字处理系统作为产品已经成熟,便用4000 元承包下天津大学深圳电脑部。该部虽名之为电脑部却没有一台电脑,仅有一张营业执照。当时深圳电脑价格最便宜一台也要 8500元。史玉柱以加价1000元的代价获得推迟付款半个月的“优惠”,赊得一台电脑。史玉柱以软件版权做抵押,在《计算机世界》上先做广告后付款,推广预算共计17550元。1989年8月2日,史玉柱在《计算机世界》上打出半个版的广告,“M-6401,历史性的突破。”。到第13天,史收到汇款单数笔。至当年 9月中旬,史玉柱的销售额就已突破10万元。史付清欠账,将余钱投向广告,4个月后,M-6401销售额突破100万元。这是史玉柱的第一桶金。此后,史玉柱又陆继开发出M-6402,4个月后营业收入即超过100万元。
  • 1991年,巨人公司成立。推出M-6403。
  • 1992年,巨人总部从深圳迁往珠海。M-6403实现利润3500万元。38层的巨人大厦设计方案出台。后来这一方案一改再改,从16层升至70层,为当时中国第一高楼,需资金超过10亿元。史玉柱基本上以集资和卖楼花的方式筹款,集资超过10 亿元,未向银行贷款。
  • 1993年,巨人推出M-6405、中文笔记本电脑、中文手写电脑等,其中仅中文手写电脑和软件的当年销售额即达到3.6亿元。巨人成为中国第二大民营高科技企业。史玉柱成为珠海第二批重奖的知识分子。
  • 1994年年初,巨人大厦动工,计划3年完工。史玉柱当选中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
  • 1995年,巨人推出12种保健品,投放广告1个亿。史玉柱被《福布斯》列为内地富豪第8位。
  • 1996年,巨人大厦资金告急,史玉柱决定将保健品方面的全部资金调往巨人大厦,保健品业务因资金“抽血”过量,再加上管理不善,迅速盛极而衰。
  • 1997年年初,巨人大厦未按期完工,国内购楼花者天天上门要求退款。媒体地毯式报道巨人财务危机。不久只建至地面三层的巨人大厦停工。巨人集团名存实亡,但一直未申请破产。
  • 1999年注册建立生产保健类产品的生物医药企业——“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 2000年12月21日注册成立“珠海市士安有限公司”。在珠海收购巨人大厦楼花。
  • 2000年,史玉柱自称和原班底人马在上海及江浙创业,做的是“脑白金”业务。表示:“老百姓的钱,我一定要还。”并定下了2000年年底还钱的时间表。
  • 2001年,史玉柱在上海申请注册一个巨人公司,谋求上市。
  • 2004年11月18日,上海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张旅任董事长,林海啸任CEO。
  • 2005年11月15日,《征途》正式开启内测 。
  • 2006年7月26日,史玉柱和其18位公司高管在开曼群岛正式注册“Giant Network Technology Limited”,此公司通过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名为“Eddia International Group Limited”的公司控制上海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100%股权。
  • 2007年6月11日,“Giant Network Technology Limited”正式改名为Giant Interactive Group Inc. 也就是现在上市公司的正式名称;同时上海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2007年11月1日,史玉柱旗下的巨人网络集团有限公司成功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总市值达到42亿美元,融资额为10.45亿美元,成为在美国发行规模最大的中国民营企业,史玉柱的身价突破500亿元。
  • 2008年10月28日,史玉柱创办的巨人投资公司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宣布,正式开辟在保健品、银行投资、网游之后的第四战场———保健酒市场,世界第一款功能名酒———五粮液黄金酒。巨人投资与酒业巨头五粮液签署了长达30年的战略合作,由巨人投资,担任黄金酒的全球总经销。就此,五粮液的这款保健酒正式披上了史玉柱牌子的黄金外衣。
  • 2009年1月13日,巨人网络董事长兼CEO史玉柱在上海宣布,推出名为“赢在巨人”的网游创业平台。
  • 2009年3月12日,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史玉柱以15亿美元居468位,在大陆位居14 位!
  • 2009年10月,史玉柱宣布向上海金缘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金婚配项目投资1.6亿。
  • 2010年欲投2亿央视广告。

其他信息

  

你所不知道的史玉柱

  • 史玉柱突然走了进来,没有任何征兆,绕过横在我面前的椅子,摘下墨镜,冲着我笑。他伸出右手要同我 握手,因为他比我高了将近十厘米,这样做时他要谦卑地低头弯腰。他脸上满是笑容,坐下时马上掏出KENT香烟,摆在会议桌上——这个细节和他的紫砂壶一样被大多数见过他的记者注意到。他看着我,自嘲地笑,“我这个人,烟不离手。”   

史玉柱与马云

那天他首先要为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和巨人网络的合作录制一段讲话,以便在发布会现场播放。这次合作被渲染成马云和史玉柱这两个著名商人在商业上的联手。人们期待着看到史玉柱和马云两个人同时出现,但是两个人都只是各自送来了一段录像。在后来那次发布会的现场我看到,大屏幕上的史玉柱尽管眼睛看着摄像机,但是手却在不断抚摸着自己的紫砂壶,时而旋转它,时而用手指轻击,或者用手掌轻拍,他不会意识到所有这些细节都会被捕捉下来。而马云的录像则显得异常干净。这个瘦小的男人安静地斜坐在座椅上,没有任何附加动作,非常连贯地表达着自己对史玉柱个人的欣赏,以及对合作的期待。

马云说,史玉柱是他“非常欣赏和尊重的一个企业家”。他们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共同录制备受欢迎的电视节目“赢在中国”。在那些交流中,史玉柱“对客户的理解和对市场的把握”让他受益匪浅,他们还会经常探讨“互联网的未来、社区以及网游之后互联网的大趋势”。“史总和马总,是比兄弟还亲的关系”,跟随史玉柱已久的部属、巨人的副总裁陆永华大声说。台下是数十位来自各个媒体的记者。他另一句让人印象深刻的话是:“对阿里巴巴可以用‘神奇’来形容;而对巨人应该用‘传奇’来描述”。当然,很多人认为“巨人传奇”在道德上值得怀疑。史玉柱更是曾经和马云开玩笑说:“我们两个都是做企业的,可是你看,他们都说你是企业家,而我,只是个商人。”   

现在,这项“传奇”的缔造者正坐在我面前,不带手表,也不用手机,一根一根地抽着烟。红色T恤搭配白色运动裤,他甚至在走进纽约证券交易所那一刻也是一身运动装扮,而不是西装。有人认为这是史玉柱已经无所顾忌的表现。但史玉柱本人的解释是,他仅仅是觉得舒服,正像他每次都会选择剃光头一样。   

真实史玉柱

他的副总裁汤敏回忆自己在1992年第一次见到史玉柱时的情形:史玉柱也是突然走到她面前,“他很瘦,非常瘦,穿着黑色西装和喇叭裤,戴着蛤蟆眼镜,头发是当时非常流行的上面烫卷,下面直发发型。我坐在那儿没动,我没想到他是老板。他就站在那儿,我发现他在盯着我看,我就去看他,结果当时他的脸一下就红了,然后不断地用手去推眼镜。他说你是汤敏吗?我说是。他说我是史玉柱。我赶紧站起来,说不好意思。“那感觉就像是我在面试他一样”,“他像大学生一样腼腆”。   

十年前的史玉柱一定认不出十年后的史玉柱,汤敏也不能。2002年,在离开史玉柱团队三年多之后,汤敏重新回来。她在电梯里碰到一个男人,光头,大衣裹着瘦高的身躯。“我愣了下,没认出来,老史怎么形象变了。”   这种形象的转变都可以归因于史玉柱第一次创业的失败,那次著名的失败也被很多人谈论。真正让我惊讶的是,他直到今天仍然对那种痛苦记忆犹新。失败在他内心身处留下的巨大阴影,他或许从未能走出过。即使今天,他已经成为以擅长发现市场机会并从中获利而闻名的“史大仙”。   

失败带来的是史玉柱公众形象上的巨大转变,他突然从全中国最著名的青年企业家变得一文不名。一时之间所有的合作伙伴都出现在媒体上,投诉巨人如何欠款不还,这个案例后来被作家吴晓波写入《大败局》。   史玉柱自己说,当年有3000多篇文章总结巨人的失败——这是别人统计出来的,他迅速补充道——然后,所有人都认为巨人和史玉柱没有可能再成功,或者,至少没有想到史玉柱能够重新聚敛起骄人的财富。当莫尼卡·兰利看到桑迪·韦尔在2002年被评为世界最佳CEO,台下的美国精英们——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家、大公司的总裁和政治家——开始热烈鼓掌时,他不禁想到,在桑迪·韦尔刚刚进入华尔街或者刚刚从世通出局时,可能所有在场的人都会评选桑迪·韦尔为“最不可能成功之人”。时间总是嘲弄着我们的判断力。大多数人始终难以分辨清楚,一个人能够取得巨大成功,获取让人艳羡的名声、权力与金钱,究竟是因为他刚好出现在某个合适时间的合适地点,还是他身上的确有某种特质驱使他必然卓尔不群。   

很显然,史玉柱正属于那种具备强大自我驱动力的人。这种人在战争时期可能会成为一呼百应的将军,在一个开放社会可能会成为善于蛊惑人心的政治家,或者拥有大量追随者的宗教领袖,在一个崇尚商业的年代则会是善于捕获金钱的商人。他能够成为异端,也能够成为英雄,关键在于舆论如何看待他采取的方式。   

史玉柱则是先成为英雄,再成为异端。他曾经被视做青年人的偶像,随后则成为广受质疑的商人的代表,或者,劣质资本主义的创造者。如果我们仍然热衷于将三十年的中国同19世纪镀金年代的美国相比,史玉柱的对应物则肯定是臭名昭著的强盗大亨——无论是洛克菲勒还是卡内基。他是黑暗骑士,是拥有天分和强大能力的反派,是天然的被攻击目标,是显示我们拥有道德优越的例证。那些煽动人心的词语和义正严词的论证都在说明这一点。艾达·塔贝尔正是依靠攻击洛克菲勒的“邪恶”而成为“扒粪者”中的佼佼者。她小时候生活在产油区,父亲是被大石油生产商逼迫破产的小油田主。复仇的欲望和苦难带来的正义感让她试图用笔将洛克菲勒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但是从这个例子来看,我们对同代人大多数的判断都只能等待历史的嘲弄。   

文化的传承者

“中国的文化,成王败寇,因为我曾经失败,所以我就永远是寇”。史玉柱总是喜欢用文化来解释自己目前的形象。我问他,是否知道外界眼中他是怎样的形象,他迟疑地笑,知道自己的回答会让自己不满,却又不甘心示弱,想要维护自尊:“我不太知道。但是我想肯定不大好。”他努力表现出对外界的评价毫不在意,因为这种评价似乎并没有妨碍到他的公司继续以疯狂的速度制造利润,“大不了我不出门就是了,反正我也不怎么见人”。这种态度,正类似于洛克菲勒在青壮年时期一直秉持的姿态。   

曾经到史景迁的住所探望这位历史学家的诗人北岛惊讶地发现,才华横溢的作家和历史学家将自己幽闭在一个对外封闭的空间内,并且乐此不疲。北岛问他:“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这里?”史景迁回答说:“啊,是吗?我一直以为是我把世界关在外面。”那些强大的人格和心灵总是认为自己是在对世界砰地甩门。史玉柱说自己目前的生活非常平静,他没有什么不满意:他每天凌晨睡觉,下午起床,如果公司有事情就在三点左右到达公司,如果没有事情根本不去。他将大量的时间花费在玩游戏上,他总是说自己将工作和兴趣结合得很好。他几乎从不出门,也很少见除了同事之外的人。我问吴晓波,你认为史玉柱会碰到所谓的“中年危机”吗?吴晓波果断地摇头。他说,生活在自我中的人,怎么会碰到这种危机。果然,当我问史玉柱这个问题时,他迅速反问我:什么是“中年危机”?   

即使是关于他的工作,我们也所知甚少。史玉柱的下属曾经写过一本关于巨人和他的书,他可能是中国最能挑逗起人好奇心的商人,但是这本书却没有能公开流通。关于他的猜测和传言四处传播,有人说他至今仍然和他的大家族住在一起。当年巨人危机,他的大多数下属却拒绝离开。直到今天,巨人的高层管理团队,除了财务总监和研发系统的高层之外,都是跟随史玉柱多年的旧部。史玉柱如何能够让这么多人心甘情愿地不离不弃?他自己的回答是,他一直在内心深处尊重他的工作伙伴,而且,他总会让每个员工都分享到公司成长带来的收益,“给他们的回报,应该大于他们多数人的期望”。   

“在巨人,不存在任何的派系和权力斗争”,巨人的一位高层管理者说。这家公司最独特的地方正在于此,在中国大多数的组织体系内都会存在的“公司政治”或者“办公室政治”,竟然止步于这样一家公司。它的创始人喜欢研究毛泽东,被认为是一个典型的东方商人。或许曾经的危机让他们认识到,来自外部的挑战是他们应该首先应对的,因为那会危及到所有人的利益。他们的员工穿着短裤和拖鞋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在我和汤敏聊天的间隙,巨人的总裁、同样跟随史玉柱多年的刘伟穿着一身非常休闲的连衣裙走进汤敏的办公室——在公众场合,刘伟总是一身职业装扮,像一位女性投资银行家。   

在收购51COM股权的谈判中,刘伟一直居于主导地位,这是巨人上市之后做出的第一笔收购。上市所募集到的资金,除了曾经用2亿美金来回购巨人的股票之外——史玉柱认为巨人的股票价值被严重低估——剩下的8亿美金,史玉柱一分未动。与此同时,巨人的两款游戏——《征途》和《巨人》正在为这家公司带来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在管理上,史玉柱的影子在这家公司正在不断淡化,尽管他才是真正的明星。他笑着说作为一个很少来办公室的不合格的公司领导者,他打算每个月做一次刘伟的工作,希望刘伟来担任巨人的CEO。可是直到现在,谈论史玉柱时,人们仍在谈论他是如何地事必躬亲,虽然他已经在考虑如何更加进一步地退出公司的管理。在整个收购51COM的过程中,史玉柱只见过庞升东一面,在上海开发布会那天,是这两个人第二次见面。   

“他更加放权。”刘伟说,“我觉得我们公司的管理在国内还是非常强的。”史玉柱也认为自己已经拥有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团队。这些团队成员都身经百战。“如果你深入到内地一个县,你会发现1956年之前的宣传画都还贴在墙上”,陆永华感叹说。他认为巨人在做消费品时期积累下的地面推广经验和优势,在五年内都不会被撼动,“也有很多网游公司希望模仿我们,但是最后这种努力只是在浪费钱。”   

《财富》杂志将苹果公司评选为全球最受赞赏公司时说,“人们以为大众市场已经消亡,但是我们从苹果公司身上根本看不到这一点”,“史蒂夫懂得人的欲望”。这种评价同样适用于巨人和史玉柱。只是,乔布斯“总是流露出自鸣得意的优越感,在公开发表评论时奚落苹果公司的对手,比如,说他们平庸、邪恶,以及——最糟的是——没有品味”,而史玉柱则学会了赞扬对手,无论是陈天桥还是丁磊,当然,更不同的是,史玉柱和巨人的品味是被人奚落的对象。   

没有人曾经想过将乔布斯和史玉柱相提并论,尽管他们有太多的共同点:他们都少年得志,都对市场有一种奇怪的天才;他们都曾经大败而归,然后令人大跌眼镜地重新站起,因为乔布斯被认为是用美好的设计和产品征服了大众,而同样征服了大众市场的史玉柱采用的手法则被认为是缺乏品味和美感的,例证是他的保健品广告。   

但是在同他的交谈过程中,我还是不断地想起洛克菲勒和乔布斯。整个谈话过程显得波澜不惊。他的坦率和拘谨让人吃惊,大多数时候他拿眼睛看我一下,然后就马上转移开去,看着别处。有几次他拿起紫砂壶向嘴里送茶,竟然漏在了他的红色T恤和白色运动裤上。只有一次他对自己的备受争议不再做出无所谓的姿态——当我问到他的历史感时,他回答说:“我在这一代人里的位置未来可以看到,因为史料俱在。”

相关条目

参考来源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