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操作

吴洪声

来自站长百科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DNSPod创始人:吴洪声

吴洪声,网名“声仔”,又叫“奶罩”。大专学历。现为DNSPod创始人、帝思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CEO。

目录

站长简介

拥有特别网名“奶罩”的吴洪声没上过高中,非本科生,中专和大专读的专业都是电子商务,接触电脑时间已有13年。精通WindowsLAMPFreeBSD,同时也是一名开源爱好者。

2005年推出DNSPod后的一段时间由于其免费深受站长的好评;2009年的大面积断网事件,DNSPod成为事件的主角之一;曾被百度拒之门外的一个草根站长,通过自己的努力在几年的时间里继续由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站长成长为一个知名公司的CEO。

站长经历

学生阶段的成长

小时候父母每天为生计奔波,根本没时间管我,所以会每天找不同的哥哥带我。学前班的时候,从一个哥哥那接触到了无线电,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别的小孩在外面打闹,我一个人闷头看《少年科学》,琢磨上面的电路图,电容电阻。看到新奇的电路图总想试一下,每天家里房间总是一股松香味。因为家里穷,买不起电烙铁和电子原件,我就跑到废品收购站去找那些废旧的电路板,把上面的元件偷偷抠下来,有时候还会因为找到一个稀有的电阻而激动。当然也没被废品收购站的老板少抓。

[[1992年,小学一年级,在一次去图书馆借书的时候,在图书馆楼下看到有家打字培训班,从那时候开始,我对这个叫电脑的东西着了迷。每天放学我都会趴在培训班的窗口外看别人打字,虽然我对上面的东西不懂。

小学四年级,仙剑火遍大江南北。同年,我被班主任没收了两本书,一本是DOS 3.2的英文教材,一本是朗文英汉大字典。从班主任到校长,没有一个人知道这是一本什么书。我被视为异类。父母很恐慌,坚决禁止我学电脑,认为电脑和街机是一样的东西,洪水猛兽。为了躲避父母,我没少打游击战。此时街头巷尾已经有很多电脑游戏厅了。我因为没钱,只能站在别人背后看。我最喜欢看的就是那些师傅在装游戏,设置系统。我这人天生没有游戏细胞,对游戏玩不来,我喜欢的是黑漆漆的屏幕和上面满屏的英文。通常我都会拿着一支笔,一个本,站在这些修电脑的师傅后面记点命令,鉴于我这种私底下偷师的行为,我没少被驱赶甚至被打。

次年,堂哥大学毕业,带回来一台AMD K5,我连续两天两夜没睡,一直在琢磨那家伙,把我笔记本上面记下的东西全部试了一遍。最后顺利的一个format就把堂哥的所有资料付之一炬。从此堂哥成为了我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教我电脑的人。但现在情况已经反了过来。

之后我的技术在当地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所以在五年级的时候,我开始了我人生的第一桩无本的生意:我免费给电脑室维护电脑,他们给我免费的上机时间。从此我不再需要偷父母的钱出来玩电脑,并且我还能不断的提高我自己的技术。但父母还是极力反对我玩电脑,没少把我吊起来打。在他们看来,只有好好读书,考上大学才是唯一的出路。

1996年的一天放学,看到街上有电信的人在推广一种叫视聆通的东西,很好奇的我就凑上去看了。其实我好奇的不是视聆通,是在那边摆着的一台电脑,我当时只想着是不是有机会能让我偷个师学点东西。

电信的人打开一个叫做Netmeeting的软件,然后拨号,之后就可以和其他城市的人一起语音聊天。听着电信的人用蹩脚的普通话和别人聊天,我彻底被震住了。

这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互联网。这个叫视聆通的东西,是广东互联网的前身。很快,互联网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在我们这个粤西小城里面冒了出来,电脑室都开始有了网络接入。我有了自己的电子邮箱,学会了frontpage,做了自己的个人网站。玩UO,建UO服务器,到碧聊上面发一些HTMLJS代码组成的炸弹。

之后有些网吧接入了163,可以访问国外的网站,当年我们最大的兴趣就是在上面找国外的一些好玩的网站,之后逐渐有了很多中文网站。大家在网吧一边看各种新奇好玩的网站,一边互相交流网址。

上了初中,自己的兴趣完全不在学习上。唯一能跟学习相关的就是英语学得特别好,这跟我一直都翻英汉字典学英文的电脑教材有关。因为英语好,班主任又是教英语的,所以很顺利的当上了班长,一个每天上午到学校就睡觉,早操时间吃早饭,早饭回来后睡到中午放学。下午回到学校后继续睡觉到晚自习。如果说不睡觉,那我一定是在网吧玩电脑。

哦,还有网恋。黑客行为是高手们成长的必经之路,要知道,当年当一名小黑客是很受网上MM欢迎的。如果网恋算恋爱的话,那我的初恋算是给了一堆二进制

吴洪声创办的DNSPod

人生的转折

初中毕业,自己放弃了读高中的机会。父母很无奈,我的说法是要尽快出去赚钱,养活家里人。

中专第一学期,黑了学校的网站。而且还不是一次。整个学校里面传的都是学校网站被黑的事情,我为了向宿舍的人证明是我黑的,当着全宿舍人的面,两分钟把学校网站的主页改掉,上面放着校长的照片,照片下面有一堆便便。为了让老师出丑,在计算机课上,老师在上面介绍学校的网站,我在下面偷偷把网站黑了,上面几行字:xxx(老师的名字)是大SB。

报应来得很快,没多久我就被叫走了。是一个我视为兄弟的人。这是我第一次被兄弟出卖。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叫走我的是被我当场让他难堪的老师,一个我唯一视为恩师,每年我总要回家一趟,不为了父母,就为了请他吃饭的老师。

从那以后,我成了学校第一个网管。恩师每月工资2000多,自己掏腰包带着我去广州,买了台二手的双至强服务器,花了4600托管在碧海银沙机房。我开始有了我自己真正意义上的服务器,做真正意义上的网站。每个月还给我几百块钱伙食。教给我做人的道理,支持我出去找工作。每个学期我总会挂科,他为了让我能顺利毕业,帮我去找其他老师说情。

18岁那年,通过做网站赚来的钱,我给家里买了一套房子。

那天,我跟母亲说,妈,我们去买套房子吧。母亲觉得我开玩笑。她和我爸忙活了一辈子,也存不了几个钱,银行为了供我和我妹读书,银行里面能有几千块钱就不错了。我一个小孩,买房,怎么可能。

我记得那天母亲想哭,但已经没有了泪水。

那时候做网站,无意中加入了1Ting站长杜雪骞创建的一个站长群。这是我的第二个转折点。在群里,我因为昵称像一个眼镜(^●_●^) ,被赵明亮(备注:一听音乐网副总经理)称为“奶罩”。从那时候开始,别人只认识奶罩这个昵称,而记不住我的名字。在若干次反抗后,我学会了接受这个昵称。

在群里我开始有机会接触到互联网的大鳄们,比如高春辉,比如曹政(caoz),比如黄一孟,比如阿飞。而caoz,则给了我第三个转折点。

说起caoz,很多人不知道。但说起caoz对中国互联网的改变,则是所有站长都能体会到的。caoz开发的文字交换链,让中国有了hao123。 caoz开发的统计系统,让中国有了cnzz。更因为caoz的统计系统,让庞升东购买了一个交友网站,而caoz在一个午餐上做的中间人,让庞升东买回来了51.com。

caoz影响和改变的当然不止这些。比如,还有我。

在进入caoz建立的QQ群以前,我是从来没有想过能有如此近的距离去接触如此多的顶尖人物。互联网圈的,网络安全圈的,各色各样的人。高春辉,李兴平戴志康yahoo中国的CTO,瑞星的副总裁,冰河的作者黄鑫,很多很多牛人。整个群里面的人都是我的偶像。我激动得几天没睡好。

很快,我跟他们都混得很熟。我后来总结,再偶像级的人物,也不是那么的难接近。只要你努力,展现出你自己最优秀的一面,你总有机会和他们坐在一起。比如后来,我和beyond乐队的三子。

没人会一开始就在金字塔的顶端,他们都是从草根开始往上爬。

2005年底,caoz让我去北京,说要给我找份工作。我和caoz从来没见过面,只是在QQ上聊过,可以说只算是网友。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从来没出过远门的我,孤身一人去了北京。

到了北京,住在了同样是caoz群里面认识的黑马帮主家。我跟帮主都是老乡,湛江人。那天晚上,帮主把群里的一些人约了出来,为我接风。第一次见到高春辉,我甚至都不敢坐他旁边,远远找了一个位置坐下。高春辉笑着跟我说,坐那么远干嘛,过来坐我旁边。我就这样跟偶像有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百度被拒 打造DNSPod

caoz给我介绍的工作在百度,因为我没文凭,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我就留在了帮主的公司上班。帮主公司的网站叫黑马帮,交换链和广告联盟。当时黑马帮是仅有的几家投放淘宝广告的联盟之一。淘宝广告都是flash格式的,文件大,服务器最开始放在三元桥的BGP机房,速度还不错。但后来随着带宽消耗越来越大,光靠昂贵的BGP机房已经撑不住了,必须要尽快找到一个廉价并且可行方案。

于是我在电信和网通各找了一个廉价的机房,把swf文件传上去,然后把DNS服务器改了一下,支持电信网通的区分。廉价的方案有了,同时也有了DNSPod。

好东西自然受欢迎,caoz群里面的老大们听说后,纷纷要求使用。1ting、VeryCD、Chinaz,这么多大站用,无疑给我带来了极好的口碑。为了让大家方便管理域名,我做了一个web界面,同时注册了DNSPod.com。2006年3月份,DNSPod正式上线运营。

目前DNSPod是收支平衡,今年我们会把重心转移到海外。我们将会很快就推出英文版本,以抢占国际市场。我们关注海外市场已经有很长一段的时间了,并且也做了一些前期的准备,包括注册海外控股公司、招聘海外人员、选择海外办公地址等。海外业务的运营是完全独立的,并有别于国内。

国内市场我们还是会继续提供免费服务,维持先前的免费用户策略,因为我们深知,没有免费用户的支持就不会有我们的今天。业务重心则会转移到VIP服务上,提供更加强大和稳定的VIP服务,继续吸引大客户来使用我们的VIP服务。


参考来源

留言

MediaW text/javascript"> (function (){ ment.g_gaq do_gaq lem[h)tan_gaq.push(['_n' ,c已', 'UA-45hNs15-1']))tan_gaq.push(['_trerhParc":"z']))ttanvar ds = documuttont.ggateElement('script'); ds.type = 'teggavascript';ds.async = true;ggav tanx_s.src = "hgavare.ba('tp://"'ation.protocol) ? " https://" " 'tp://");ssl' ke.com/w/s') +a'.goog> -ancyyjs?sml">gav.getEuttont.gslementsByTagName("head")[0]; type = 'tx_h) s.patintNodenx_s,tanx_h.figa, s))tan!-- Se });ecript --Cere t type="tex); hread" data-thread-keyype="text//javascript"> var bds_config {"bshort_name: "zzbaike"}; (fnction() { var ds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ds.type = 'text/javascript';ds.async = true; ds.src = 'http://static.duoshuo.com/embed.js'; (document.getEled"; tanx'UTF-8etElementsByTagName('head')[0] || document.getEElelementsByTagName('body')[0]).appendChild(d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