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操作

季琦

来自站长百科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季琦

季琦1966年10出生于江苏省如东县;1999年5月创办携程任总裁;2002年6月创办如家酒店连锁酒店。2005年创办汉庭连锁酒店,出任CEO

目录

季琦简介

季琦1985年9月从江苏省如东高级中学考入上海交通大学工程力学系,1989年8月至1992年3月在上海交通大学机械工程系攻读机器人专业硕士。

1992年3月至1994年6月在长江计算机集团上海计算机技术服务公司工作,历任技术支持部工程师、销售工程师、项目主任、市场部经理、市场及销售部经理等职。1994年7月至1995年3月旅居美国。1995年4月任北京中化英华智能系统有限公司华东区总经理。

1997年9月,创办上海协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任总经理。1999年5月,与梁建章沈南鹏范敏共同创建了携程旅行网。四人按各自专长分工:季琦任总裁,梁建章任首席执行官,沈南鹏任首席财务官,范敏任执行副总裁,人称“携程四君子”。

2002年,在携程发展正顺时,他从携程抽身而出,创办如家连锁酒店,身份也由携程总裁变为了如家酒店连锁的CEO。当时,中国的经济型酒店只有锦江之星和新亚之星,他带着一个本子、一把尺、一个老式的佳能胶卷相机,把上海和宁波两地的每一家锦江之星都住了一遍,房价多少、多少间房、床有多宽、门有多高,都一一记下来,闲时还和值班经理、服务员聊天,客源资料和成本结构都摸得清清楚楚。

2005年创办汉庭连锁酒店,出任CEO。同年2月,组建力山投资公司,自任CEO,投资方向转为商业房地产,首期投资约2000万美元。

季琦创业经历

人生励练

1992年刚刚毕业的季琦婉拒了系领导的留任,进入长江集团开始了他的第一份工作,当时他在长江集团属下的上海计算机技术服务公司,任技术支持部的工程师。

当时的长江计算机集团,是国内数一数二的计算机公司,季琦想在这里开始他的梦想。凭借他努力的工作和骄人的成绩,季琦很快就升到了市场部和销售部经理的职位。尽管整个部门当时只有他和助理两个人,但他们的业绩却非常大,占了当时整个公司80%的营业额和利润,仅季琦一人,一年就为公司创造了几百万利润。

这段经历对季琦日后的创业有很大帮助,他曾说:我在长江集团最大的收获是这段经历铸造了我的人生信哲:做人要以仁为本、做事要以信为本、立身要以德为本。

1994年,季琦来到了美国。在美期间,他马不停蹄地拜访一些在知名IT企业工作的同学,参观他们的公司,并在Oracle公司的大楼里,第一次看到了对他来说,极具震撼力的互联网。大饱眼福之后,季琦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毅然回到了中国。

初涉互联网

经历了毕业以后第一个3年的工作、留美归来后,由于受到互联网的冲击太大了,所以当1996年前后当国内开始兴起网络时,季琦就有些沉不住气,跃跃欲试地想大干一场。当时国内几乎没有互联网内容服务,大家都在搞ISP(互联网接入服务),他便在上海投资做ISP,因此也成为了国内第一批做ISP的人。结果因为不赚钱,一年之后他就撤了出来。

1997年9月他创办了上海协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取协作成功的意思,做系统集成业务。缘于对季琦本人的信赖,定单源源不断地到来。公司的业务分为三大块,即综合布线、系统集成、软件开发,后来还做ERP企业管理系统。一年后,公司便被上海市定为高新技术企业,而那时上海的民营高新技术并不多。

在协成公司马不停蹄地前行的同时,他一直在观察国内互联网产业的发展,而且几乎没有一天不在思考,如何在国内继续圆他的互联网之梦。"当我在美国刚接触互联网的时候,我就直觉地认为,这是一个能够给人带来巨大机会的事物。这种判断,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互联网的发展,在我的脑海里变得日益明确、清晰和牢固。"特别是到了1998年,国内几大门户网站名声雀起,互联网热潮日渐来临,季琦投身网络的冲动也越来越强烈。

然而,他迟迟未动,并非别的原因,也不存在是否要做互联网这样的决策取舍,关键是如何去做,能否找到一个合适的切入点。互联网行业是个只有第一、没有第二的行业,要做就做最好的,所以季琦没有轻易下决定。

行业领先者

时光流逝,转眼进入1999年。季琦期盼的时机到来了。在短短的10个月时间里,季琦参与创建的携程迅速的将刚刚起步的携程变成了行业中的绝对领先者;在公司成立后第二年4月,经CNNIC评选,携程入选最受欢迎的一百家网站,也是唯一入选的旅游类网站;在互联网全面遭遇寒冬的季节,携程神奇的成为了第一批盈利的互联网企业。携程在2002年全年实现了10亿元人民币的交易额;携程在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的同时,还为社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为协议的旅游学校的学生提供了实习的机会,为上千名20-30年龄段的年轻人提供了就业的机会。

通过几年的经营,季琦意识到,要在一些已经成型的市场和国外大公司竞争,目前还不具备这份实力。毕竟,国外的大公司有着"人才、资本、品牌、管理"上的诸多优势。要打破这些行业的垄断局面,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具有更大的实力;二是从一个新的领域着手。季琦觉得,互联网是一个机会,他开始觉得,梦想离他近了。

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统计,1999年国家旅游收人总额是4002亿元,其中通过传统的旅游公司或旅行社的旅游营业额只占4002亿元的20%,而其他80%的钱都是由散客支付的。这便反映出一个问题,3000多亿元这么大的市场份额为什么就抓不到呢?几乎与此同时,也给了互联网一个绝好的契机,于是便催生出了--季琦和他的几个朋友创办的携程。现在,携程网几乎是中国最成功的电子商务类网站。携程的会员超过了500万,目前的月订房量达到了18万间夜并且以每月10%的速度递增,拥有近2000家的会员酒店,遍布全国各大城市以及海外主要商旅城市。提起它,季琦有两个挺自豪的地方。

第一是,公司最初的切入点比较好,选择旅行服务,像酒店预订、机票预订、度假产品预订等等都巧妙地回避了中国物流和资金流不畅的致命弱点,这才是携程不同与其它电子商务公司取得成功的关键。这使季琦想起了道家学说里的"应运而生,趁势而上"。

第二是,季琦认为公司能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并具有很强的凝聚力。比如说,网站十月底开通,到了第二年初开始确定以酒店预订作为自己的主营业务。于是他开始向北京一些著名的订房公司老总请教,并寻求合作的意向。到了三月份,北京商之行订房中心的老总索性带着他的业务精英全部加盟携程,为携程最初的市场开拓立下了汗马功劳。再过了半年,携程又全面收购了国内最早的订房中心北京现代运通,在酒店预订领域的业绩一下有了质的飞跃,从此一直稳居全国酒店预订业第一的宝座。

其后,携程的竞争对手ELONG公司下属的LOHOO订房中心的老总也带着一批人加入了携程的队伍。聚集了全国最优秀的专业人才的季琦并没有夸耀,他只是一再强调:携程绝没有用高位高薪去挖人。那吸引人的是什么呢?只能是一个中国一流企业的美好前景和良好的工作氛围,以及一起为理想奋斗的精神。谈起携程的明天,季琦的理想是,树立起一个"中国旅游品牌",只要想到中国的旅游,就要想起携程。这样,才能在WTO之后,让国外公司望而却步,不能在旅游这个大市场里实现"经济侵略"。

永不停歇的创业

面对巨大的成就和美丽的花环,季琦没有陶醉在自己再度辉煌的成绩里,而是凭借他超人的市场洞察力和敏锐的触觉再度发掘了经济型酒店这一在中国还刚刚起步、没有被大众所广泛接受的盈利潜力巨大的市场。并且迅速采取了行动,成立了如家酒店连锁公司,温馨舒适的"蓝色小屋"形象在他的策划下深入到祖国的很多城市,在如家酒店连锁创办至今短短的半年多时间里,已拥有10家直营店、近20家加盟店、1家特许加盟店。

互联网已经没有机会

网上关于季琦资料特别少,即便相对于携程的共同创办人沈南鹏和梁建章来说。季琦说:“互联网这个行业是要边说边做, 而酒店业这样的传统产业要求企业家尽量说得保守、说得少。”

转入传统行业后,季琦甚至有点“忘恩负义”,除了继续持有携程的股份,没有投资一个互联网项目。他说:“我不认为互联网在中国还能出现很多新鲜的商业模型,中国的互联网已经很难再有机会了。如果说有, 那一定会和中国的人口有关系,比如游戏,、搜索。”虽然自己也喜欢玩红警、帝国,换换脑子,但季琦认为游戏不是一个健康的产业,“到我现在这个年龄已经不用仅仅为挣钱而干活,所以我不会去做游戏。”

季琦甚至认为互联网不能算是一个产业,只是一项技术或工具,应该为其他产业提供服务,融入到各个传统行业中。在这位中国互联网业亲历者的眼中,泡沫也好、浪潮也好,互联网最大的价值是将原有的市场秩序颠覆掉了,更多人开始创业,市场更快与国外接轨,中国巨大的互联网用户数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中国在世界上的竞争力。

季琦说:“做成如家,并不是我能干, 而是传统行业以前发展得太缓慢。我用三年超过了锦江之星七八年的规模,他们还在像蜗牛一样爬。”

向传统转身,用IT 业的思想和作风去冲击传统行业,这甚至已经是第一代互联网创业的既得利益者们的共识。季琦说“: 虽然还有很多人认为互联网中有很多东西可以淘,但我个人,包括我身边的朋友,都不这么认为。马云张朝阳他们都离不开自己的公司,像我们这批人中,能离开自己公司的都开始投资传统产业,做的事情也更具体,不像以前那样抽象。比如现在携程也在造房子,梁建章也在管建造、设计、选址等。但我们做这些事情时,仍是互联网的思维模式在主导我们。”

季琦名言

  • 我对财富不是很敏感,它只是做事的副产品。我只关注树是否长高,是否能变成森林,至于结出什么样的果子,什么时候能摘下来吃,我没怎么想过。
  • 金钱不是财富,只是让人感觉有了一些做事的自由,最大的财富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 速度和稳定永远是一对矛盾,把握好这对平衡是艺术,更需要力量。
  • 资本的力量非常强大。你能干没用,够哥们没用,有理想没用,会赚钱没用,资本的一纸合同就把你干掉了。
  • 如果说我太强势的话,那是对于我比较确定的事情,因为有些错误一旦犯下就不可挽回。
  • 我一直说我的搭档是弥补我的不足,要么是技能的不足,要么是我的时间和精力的不足。我们是作为一个整体来看的。我从来没有把他们看作是我请来打工的。
  • 不要试图去掀开我们的衣服看我们的伤疤,你看我们做的事,有没有伤疤和我们做的事没有关系,一个厨子做的菜好不好吃,和他手臂上有没有伤疤没有关系。

相关条目

参考来源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