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操作

郭去疾

来自站长百科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郭去疾

郭去疾谷歌中国四大创始人之一。也是谷歌中国总裁特别助理。这位不到33岁的“海归”是位地道的成都人。94级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毕业生,并拥有伊利诺大学电子工程硕士学位及斯坦福大学MBA学位。在加盟Google之前,他曾供职于微软、Mckinsey、Amazon等多家国际知名企业。

目录

个人经历

成都首批电脑娃娃

1975年某月某日,郭去疾出生在四川成都一个医生的家庭。“我父母都是医生,去疾应该有去除疾病和缺点的愿望。”说起自己名字的由来,郭去疾认为应该与历史名人辛去疾、霍去病等不无关系。

1984年1月24日,邓小平在首次南行的时候,一路上没有对深圳特区做任何“裁决”,只是在中航技进出口公司工贸中心与电脑下棋时叮嘱了一句:“学电脑要从中学生,从娃娃抓起。”

郭去疾表示,自己就是首批被“抓”到的电脑娃娃。小学4年级第一次在学校机房接触计算机,郭就深深入迷。小学期间多次参加中学的计算机编程比赛,得过各种大小二三等奖。

后来郭去疾终于“修成正果”,以“省计算机编程大赛一等奖”的身份被保送到颇具传奇色彩的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这是后话。

谈起童年的记忆,郭去疾印象最深的不是成都什么糕点好吃,也不是父母医院福耳马林的味道有多难闻,而是一段徒步去少年宫学习计算机的经历。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其实蛮辛苦的,由于单位离家远,爸妈赶不回来照顾我,我每天放学回家吃完方便面,就走半个小时到少年宫。”小学五、六年级,年少的郭去疾这样徒步来回于少年宫与家之间,坚持了整整2年。

不过当时的郭去疾并不觉得累,因为他已被计算机深深吸引。“那时也没有太远大的目标,想着以后要做什么或者做成什么样子,只是纯粹的兴趣”,郭去疾这样告诉记者。

大学选择电子工程

“我是7岁上的学,其实是属于科大少年班中年龄正常的一批。”说起在少年班的经历,郭去疾一再向记者强调他上学的年龄,试图让别人觉得他更像常人。

1978年,中科大创办的少年班开了我国超常儿童高等教育之先河。由于七八十年代曾经出过几个“神童”,其中包括如今已任微软全球副总裁的张亚勤,科大少年班也因此被人们叫做“神童集中营”。

据悉,由于少年班学生年龄普遍偏小,曾引发过一些心理以及生活能力方面的问题。后来发展了一批正常高考录取的学生,郭去疾恰好又赶上了这一波。

准确来说,郭去疾当时被保送到的不是“少年班”,而是“零零班”。据悉,这是由几十个“尖子”新生组成的班级,与“少年班”共同接受强化培养。

实际上,郭去疾不仅是一个“计算机神童”,还是一个“学习狂人”。记者在网上搜索“郭去疾”发现:当年成都市石室中学有个叫郭去疾的学生,从读小学至高中毕业先后参加了多个学科的竞赛三十余次,几乎次次获奖,被评为“蓉城十佳未来建设者之星”。

电视台对他作过专访,当被问及是如何能取得这样优异的成绩时,这位“获奖专业户”还曾与伙伴们分享过制订复习计划的重要性。

也可能是在学习上游刃有余,这位对计算机痴迷的少年在大学没有选择计算机专业,而是学习了电子工程。在郭去疾看来,电子工程专业更有挑战性,“计算机这块已经钻的差不多了”。

200封求学信

大学5年,对郭去疾来说并不显得漫长。期间他做过2年班长,当过一年学校BBS版主,参加过各种比赛、征文、演讲,为了了解社会百态,他在大三还尝过做兼职促销员。

“我性格活跃”,说起这些往事,坐在记者面前的郭去疾又是浅浅一笑。

郭去疾大学最精彩的故事在于200多封出国求学信。李开复的《你有选择的权利——给中国学生的第五封信》曾以郭去疾为典型,称他的“年轻朋友郭去疾”1999年从科大毕业的时候,收到了很多美国一流大学的录取通知,但是一律没有奖学金。

为了能被大学教授接受作为研究助理并获得资助,郭去疾开始给这些美国大学的教授们写信。一个月中他写了两百封信,虽然有很多教授感兴趣,却都因为他研究经验不足而拒绝了。

这段在外人看来的“磨难”,郭去疾觉得并不算太难承受,称那是一个“时间很短的过程”。据悉,大学毕业之前,郭去疾已收到华为公司的Offer,对方可以为他解决上海户口。所以出国对他不是唯一,而是寻找一个更好的平台。

“其实对很多科大的学生而言,出国不是目的,而是为了接触到更多前沿的科学与知识,有一个更好的平台作研究。”郭去疾透露,他最早萌生出国的念头是在大三。

自小成绩优异的郭去疾有着“宁为玉碎”的信仰,在出国申请中他没有像一些人那样选择容易出国的冷门专业,比如数学、物理,而是选择了最热门的本行--电子工程。

当时在华为科大实验室中实习的他,接连收到了包括哥伦比亚、斯坦福等名校在内的Offer,不过都不提供奖学金。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伊利诺大学的一位教授的回信,那边欣然答应资助。

据悉,当那位教授到系里索取郭去疾材料的时候,发现系里正在准备给郭寄拒信。接到Offer那天的情景,郭去疾如今还记忆忧新。

“我是在实验室查邮件时发现的,美国人写信总是喜欢转折,先跟我说了很多竞争如何激烈、申请人如何多之类的话,到最后才突然话题一转,说即使这样我们还是选择了你。”

看完这封信,郭去疾给爸妈打了个电话,然后一个人骑车绕着河边走了一圈,“喜欢一个人这样享受快乐”。

郭去疾认为信念非常重要,“只要觉得可以做成,就一定可以做成”。他透露后来在Google认识了一位清华毕业的产品经理,曾经写过上千封求学信。

谷歌公关

郭去疾学过7年技术,为斯坦福MBA,还参与过亚马逊收购卓越的全程,因而熟悉投资并购。在Google中国没有公关经理的时候,他负责公关事务;没有做政府关系的负责人,就由他奔走政府机构;亚太区投资总监人选没有到位时,他开展中国投资的相关事务。这种全能选手的表现,最终为其赢得了李开复“特别助理”的职位,但也有玩笑说,江湖气颇重的郭,倒是更适合去做周鸿的特别助理。

相关条目

参考来源

http://baike.techweb.com.cn/doc-view-6248.shtml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