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工具
名字空间
变换
操作

王建岗

来自站长百科
跳转到: 导航, 搜索
王建岗

王建岗1998年毕业于上海大学通信系。

目录

简介

王建岗是互联网公认的奇才。9岁开始学习电脑软件技术,并于1996年主持建设上海热线的音乐和聊天频道以及八运会电视转播系统软件,在创立好耶之前在上海贝尔公司任信息技术部项目经理,拥有丰富的互联网技术与系统架构经验。

1998年,他与三个同学好友在上海建立了好耶公司,并于2000年初成功帮助好耶从国际著名风险投资商IDGVC获得第一笔风险投资,使公司进入商业化运作的飞速发展时期。

作为好耶公司的主要创始人,王建岗是好耶AdForward系列软件的主要开发者,并在国内较早提出了网络广告监测管理的概念,他主导开发的AdForward 系列软件,拥有自主产权、商标权、软件企业认证和软件测试证书,并涵盖了广告投放、监管、创意、定向和效果评估等多项内容,被数百家商业网站和广告公司使用,在中国广告市场的占有率超过80%。

初窥互联网

王建岗第一次接触到电脑,是在他九岁的时候。他往这台看上去很神的东西里输了一句“how many is 5 plus 3(5加3等于几)?”屏幕上出来的结果告诉他,命令出错。他跟哥哥说:“这东西没用。” 连这么简单的算术都不会,这个东西当然“没用”。没有想到,这个“没用”的东西在他接下来的十余年中须臾不可分。

王建岗第一次接触网络广告是在无意之间,有些网在浏览的时候,上面会出现一个Banner,写着“请点击这里,这是我的赞助商”。王建岗觉得这个比较奇怪,就按着它的URL链接过去,上面的说明告诉他,如果把一段加上去,就可以收钱。他将信将疑地加了,结果这段代码仿佛是加在了他的DNA里,在他以后的日子里,网络广告亦步亦趋。

电脑的语言与自然语言的不同使他更为着迷。初一的时候,小平同志的一句“电脑要从娃娃抓起”传遍大江南北,学电脑的风气极旺,上海市少年科技辅导站因此专门办了一个班,在全市范围内招二十来个学生。 一大半靠着打下的基础,一小半靠父母托了些关系,王建岗好不容易挤进了这个热门班级,连带着参加了不少全市范围的计算机竞赛,拿了几个“大奖”。

他的少年阶段就在“0”和 “1”的陪伴中开心地度过。 这样的一个人,恐怕你会猜他在考大学时会选计算机专业吧?在考大学前,王建岗特意找了些计算机专业的大学教材翻了翻,翻下来的结论是“不是很难”。回想起当初的选择,王建岗说:“我想,再学一遍有什么意思呢,我觉得通迅方面和计算机结合经较强,所以选择通迅专业去了,就学卫星通讯、微波通讯这方面的内容。”后来王建岗才发觉自己的选择很对,通讯专业对他挺有用的,“因为后来互联网起来了,所以也是满巧的。

Banner也可以赚钱

1996年初,王建岗开始上网,“我哥认识上海热线里面的人,当时准备搞上海热线。所以当时我和我哥做了一个站点叫五花八门”。网如其名,这个网站所做的也是五花八门,做了上海最早的BBS,最早的聊天室以及最早的搜索引擎,因此当时与索易、证券之星等网站同列上海热线的“十大网站”之内。

最早上网的人都喜欢在网上乱兜,王建岗也不例外。在国外的一些网站上,他发现有些奇怪的Banner。今天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是广告,但在那时候,却很少有人知道,这东西也可以挣钱。做了网站后,电话费不断上涨,王建岗也有点心疼。通过发现的其中一条Banner,他找到了一家叫SafeAudit的英国公司,上面介绍说,添加一段代码竟然可以让网站的主人根据网站的流量拿到钱。果然,一个月后王建岗收到了来自英国的10美元,于是开始大量申请类似的广告。

在上海热线上做网站的时候,一件事情对王建岗触动满大的。网易丁磊与王建岗认识,因此在丁磊采取在不同网站上放置Banner,推广网易的时候,也想到了王建岗。王建岗在“五花八门”上还做了一个小站点,叫“上海搜索”,丁磊希望在“上海搜索”上加条网易的Banner。Banner放了两个月,丁磊给了八百块钱,差不多够王建岗付两个月的电话费。

创办好耶网

收过了美元,也收过了人民币,王建岗开始觉得,这可以是个生意,他问自己:“我如果光放Banner,不就更挣钱吗?” 不做网页,就把Banner放在人家那里,自己做代理,这个想法是不错,但一来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必须能够发展下线,使得能往别人的网站上贴广告,二来能不能从拉到广告商是个问题。

王建岗想出来的解决办法是,把国外已通过这种模式做的广告引进来,然后再转发到国内的其他网站上。好耶后来的产品之所以命名为“AdForward”,“Ad”是广告的意思,而“Forward”就来自这个转发的思路。计划越想越美妙,但王建岗也越加觉得,跟这个庞大的计划相比,自己个人的力量势单力薄。找了三个高中同学,王建岗劈头一句,“有个生意,一个年能赚四十万元,你们做不做?” “做啊!为什么不做?”几个同学有点莫名其妙。 “不过也有风险,风险就是要注册一家公司,一人要拿出五千块钱。” 这点钱对三个同学来说,倒不算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又不需要辞掉工作,于是1998年10月好耶计算机有限公司成立了。

办公室租在上海杨浦区五角场一个小学对面的旧楼房里,“靠近小学,所以很吵。办公室是个长条形的,人进去只能直着进去,出来只能从最外面的人一个个出来,因为左面放了电视柜、电脑桌,右面是沙发等等,中间只有很小的地方。租金700块钱一个月。”每天下班后,夕阳的余辉照在背上,各人埋头干活。

创业经历

王建岗按照转发广告的思路编了个软件,接着发展了1000多家个人网站做下线。过了1个月,“帐面”上的钱多了起来,其中在ValueClick上的应收款就有1500美元,不断上涨的数字使几个创业者倍感兴奋。不多久ValueClick 的支票寄来了,到银行一查,居然是空头支票,而且还要好耶出20元手续费,赶紧偷偷溜走,“我们就坐下来讨论这件事情,如果说没钱的话,公司关掉,走人也可以,反正一千多个下线也找不到我们的。我还欠他们大概有8000多块钱人民币。后来想想,还是再搏一下。”

从创始人到CTO 原来的20000投资差不多用光了,想好了继续再搏一下,四个人又各掏出5000元。付清给下家的8000多元,余下的只有将近12000元。好在下一笔来自AdClickX 的2020美元果真到帐,1:9的黑市兑换率兑出了将近2万元,“我们觉得还是可以做的,就这样一直做了下去。”

1999年,王建岗开始知道有风险投资这么一回事,经人介绍与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中国)副总裁章苏阳见面。见面的地点约在了上海交通大学的教工活动中心,公司仅有的四名“员工”全体出动,谈下来的结果却不甚理想,好耶的人觉得风险投资人不如想象的那么神,章苏阳则觉得好耶的思路有点乱。谈判暂时搁浅。之后的几个月,好耶陆续又接触了一些投资人,但都没有谈成。在好耶开发成功了“网络广告管理系统”之后,IDG觉得介入好耶的时机接近成熟,章苏阳委派熊向东具体负责相关事宜,熊向东提出了一个条件,要找一个职业经理人管理公司的运营。想想“自己也没有管理经验,除了自己编编程序还可以之外,要去管理一个公司可能不行”,王建岗就同意了。

说起创业,新来的CEO王定标还早于王建岗。1991年,王定标从清华毕业以后,几个同学一起加入了一家新创办的公司,王定标任副总经理。在这家公司做了三年多以后,王定标又进了UNISYS,任行业经理,负责民航和电信业。1997年,王定标加入 DELL,任华东区营销经理。1999年底,熊向东找到王定标时,正逢王定标感觉有余力,寻觅更大舞台的时机。“网络我还是有兴趣的,但当时对网络广告其实一点都不了解,”不过王定标与四个创始人相见甚欢,而且隐隐觉得业务潜力还有很大。

用职业经理人的眼光看,当时的好耶太乱,“软件已经有了一个雏形,但是我认为不能算是产品。从一个工作的东西变成一个产品,需要一套完整的体系,要有服务、文档、流程等一整套的东西”,而且还缺乏一支真正的团队。经过协商以后,王建岗改任CTO,带着原来的创业团队专注于组建更强大的研发队伍,而王定标则作为CEO,负责公司的总体运营。 “去年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团队,而且我对用人的要求非常高,说实话比较苛刻,我需要那些受过职业训练的人来做公司的管理,要不然要浪费很多时间在沟通上,”王定标找来了马向群、朱海龙、邓威等人后,信心大增,好耶北京、广州分公司相继成立;另一边,王建岗看好能精准定位到个人的网络广告系统,产品开拓进展很快。


最初的好耶实际上只是个个人网站广告联盟,从国外的上线代理商收钱,再把部分发到下线的个人网站,好耶赚取中间的差价,充当一个“二道贩子”的角色。 AdForward 3.0广告管理系统推出之后,系统开始运用在商业网站上。好耶着力于开发技术,希望从对商业网站的服务上获得收益。2000年开始后,网站身价暴涨,好耶的产品适时推出,1万元/月的费用推出了几十套。然而好日子太短,5月份后网络“价格”一落千丈,原来铁定能收个几百万元的业务方向只收进了十来万元,好耶人也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定位,思考的结果是“网络广告行业的重点的并不在于它是不是需要一个网络广告管理系统。如果它没有网络广告,它要一个管理系统干什么?”

网络广告为什么上不来?问题在于广告商怀疑其效果。的确,在原来的网络广告模式里,广告主以网站为单位投放广告,分析这样的一个过程,王定标认为:“一个网民在一个网站上的行为,并不代表他整个行为特征,一个网民在一个网络里面的行为才代表他完整的行为特征。”如果把一个网站看做是一家媒体,这样一番分析下来,王定标发现好耶真正的价值在于过去的一段时间有意无意中通过系统平台集结的中、大型网站而产生的“媒体网络”。王定标认为,过去的网络广告效果被夸大了,互联网媒体的突出优点在于互动,“谈互动的时候他们会谈定向,但定向对单一网站是没有多大意义的,定向对媒体网络才有意义。” 根据这样的想法,好耶进一步调整,减少了过去对单家网站的广告代理业务的比重,新成立了媒介部门、执行部门和媒介销售部门,把业务的起点转到了广告主。

“互联网的优势在于真正能够做到一对一营销的,但怎样可以做到一对一营销呢?要根据媒体里面各种各样的特性,通过对这个特性的跟踪和分析,才能够知道一个网民的真实的兴趣。”追踪定位到个人之后,好耶甚至可以做到对具有某一兴趣的个人,无论他在网络内的哪一个网站不重复“播放”。在这样一个思考基础上,好耶的重心转向提高广告主广告的命中率,从广告主手中接过业务后,把自己的整个网络作为对象,以一些信息分析为基础,面向单个网民做整体投放。

好耶的一家经营体育用品的客户发现,同时通过好耶与另一家公司投放广告,推广一项活动,好耶的成本远远低于对方,但参加活动的人中有一多半是从好耶投放的广告中得知的。 2001年的中国网络广告市场,王定标预计总额在5亿元左右,而好耶将在其中分得6000万元。同样的思路其他人也可以模仿,但对网民个人的精准定位,需要巨量的数据积累与分析以及建立一个庞大的网络,王定标认为在这两点上,国内很难有其他人可以赶上,下一步的目标应是通过在台湾、香港、澳大利亚等市场上寻求联盟,通过这些市场的现金回馈,支援在国内的系统开发以及进一步拓展国内的网络。

最新动态

相关条目

参考来源

留言